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二六五章 七罪宗——审判之日(3)

小说: 反叛的大魔王 作者:赵青杉

    成默像个气球浮在天花板下方俯瞰这监牢内的状况,他注意到了德洛姆女士的衣衫凌乱,很明显,她在生前被侵犯过。除此之外,德洛姆女士的死亡姿势也有些奇怪,一般来说上吊自杀的人,双手都会摊开,而德洛姆女士的双手却攥成了拳,还捏的十分紧,像是手中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的眼角睁的很大,嘴唇微微张开,像是想要说些什么,苍白的脸上还有一些未曾消去的青紫。在成默的眼里,德洛姆女士的死状算不上诡异,反而呈现出一种叫人窒息的绝望,实在无法想象她在死之前经历了什么。

    成默也谈不上愤怒或者悲哀,如今他对死亡已经麻木,现在死亡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一团纠缠着的,伤痕累累的,混乱的颜色。

    原先他不太理解毕加索的画,如今他有些理解了,大概死亡就是这样任意涂抹在墙壁上的,地板上的,原野上的,雪地里的,凌乱不堪的颜料。

    他感觉到了有股力量想要找到一个出口,这股黑色的力量不断在他的身体里膨胀,想要突破边界彻底的宣泄出来。成默注意到了自己的情绪条在快速的变色,从灰色变成了白,身体里的情绪在缓慢燃烧,烘焙着四肢百骸,引发了心跳加快,血流加速,然而他的大脑愈发的清明,灵魂更加冰冷。

    成默如同石佛般俯视着人间。

    主教大人站在木头栅栏的外面,低头注视着衣衫不整死不瞑目的德洛姆女士。他闭上了眼睛,他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之后,双手合十,轻声吟诵:“但愿造物主宽恕这个女人,让她在地狱悔改并且赎自己的罪。”

    牢房在主教大人宽厚慈祥的声音中陷入了安静,片刻之后主教大人睁开眼睛,转头瞥了眼身后几个神色颇为慌张的狱卒,站在中间的大胡子没有把兜帽从甲胄里掏出来,领子那里隆起一块;站在他身边的小眼睛狱卒,甚至没有来得及把衣服穿熨帖,一只手按着随时会掉下去的裤子,低着头颅不敢与他对视。

    毫无疑问,这群人就是玷污并谋害德洛姆女士的凶手欧,主教大人回过头厌恶的说道:“你们自己去典狱长大人那里领受鞭刑”

    四个狱卒连忙跪了下来,中间的大胡子哀求道:“主教大人!实在冤枉,我们真不知道德洛姆抬起者不对是德洛姆女巫会自尽啊!”

    主教大人注视着正在摇晃的那根布腰带,冷笑道:“要是我们这些教士也像你们这些乡下人一样蠢的话,恐怕欧罗巴所有的人连饭都吃不上”

    “主教大人”大胡子浑身颤抖,带头趴了下来,匍匐在主教大人的脚边。

    “赶紧滚,还不滚的话那就不是请典狱长大人定罚,而是由宗教裁判所定罪。”主教大人的语气愈发的不耐烦。

    四个狱卒依次爬到了红衣主教脚下,亲吻了他的鞋,随后慌慌张张的退出了牢房。

    站在红衣主教旁边的河童教士叹息了一声,走进了牢房,他单膝跪在德洛姆抬起者的尸体旁边,举起挂在胸前的银色十字架开始念祷告词,念完之后,河童教士伸手拂过德洛姆女士的眼睛,试图合上德洛姆女士不肯闭上的双眼,然而却是徒劳。

    那双冰冷无神的眼珠子盯着监牢外的红衣主教,像是这局尸体随时都会挺身而起,掐住红衣主教的脖子。

    对于德洛姆女士诡异的表情红衣主教不以为意,他双手笼在宽大的袖子里,对依旧半跪在牢房里的河童教士说:“弗兰克神父,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不能让几个愚蠢的乡下人败坏教会的声誉。”

    “是的,主教大人。”半跪着的弗兰克教士语气沉重的回答。

    红衣主教正待继续说话,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脚步声和盔甲碰撞的声音,很快披着红色绒布披风穿着铮亮的骑士铠甲的雷奥哈德城主冲了进来,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干草堆上已经香消玉殒的德洛姆女士,他不可置信的捂了下脸,痛心疾首的说:“哦!我的上帝!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衣主教瞥了表情悲切的雷奥哈德城主一眼,淡然的说道:“刚才德洛姆用自己的生命释放了可怕诅咒,幸好我在这里,才打断了她,但是我也不确定德洛姆的诅咒是否会生效,所以必须尽快举行祭典以对抗来自地狱的邪恶魔鬼城主大人,你得赶快出发去吉斯菲尔德修道院”

    雷奥哈德城主还没有从德洛姆女士的死亡中彻底的走出来,他眼神有一些茫然,也有一些如释重负,纠结的情绪让他心乱如麻,他下意识的说:“现在,现在就要出发吗?”

    “是的,雷奥哈德大人,你现在就得出发,我想你应该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了?”

    雷奥哈德不敢在红衣主教面前表现的过于关心德洛姆女士,他在胸前画了十字,低声说:“仁慈的造物主,请赐予这个罪人以安息。”顿了一下,雷奥哈德像是想起了什么。“主教大人,德洛姆不是还有个女儿吗?她的女儿在哪里?”

    监牢内的弗兰克教士连忙起身说:“主教大人,城主大人,安娜还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况且我们如果做了太过分的举动,恐怕这会在教民内部产生不好的影响吧。”

    红衣主教没有立刻开口,他注视着德洛姆那双渗人的眼睛,淡淡的说道:“教民的影响?教民已经不会在乎德洛姆和她的女儿了,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城镇里的人都在互相举报吗?如今宗教裁判所根本忙不过来,谁会在乎一个注定会被抬上火刑柱的女巫”

    雷奥哈德似乎不忍去看德洛姆女士的死亡惨状,他转了个身,面对着红衣主教的侧面,说道:“主教大人您上午的命令才发布了半天就已经让整个克里斯钦菲尔德陷入了混乱。现在不少贵族都受到了举报和威胁,我手下的士兵因为要跟我去吉斯菲尔德修道院,因此导致维护秩序的兵力完全不够”

    “城主大人,你尽管出发,一切有我。”红衣主教淡淡的说。

    “能不能不要让宗教裁判所的人太严格,过于严格就会血流成河啊!这样的话明年的税收该怎么办?”雷奥哈德城主不安的说。

    红衣主教摇了摇头,淡然的说:“不会的,我等下就会下达命令,凡是获得邻居、亲戚、朋友七个人以上保举的,就能免除审判,因此受到审判的人只会划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雷奥哈德城主愣了一下,正待说话,红衣主教却转身走向了门口,头也不回的说道:“德洛姆的位置由她的女儿顶上,这是她对诅咒人间的惩罚如果心灵笼罩在黑暗中,就算再年幼也不会比一只牲畜好到哪儿去。”

    雷奥哈德城主又闭上了嘴,沉默了下来。

    “弗兰克神父你好好协助城主大人,途中一定保护好666名女巫,不要让她们在到达吉斯菲尔德修道院之前出任何状况。”在走出监牢门口的时候,红衣主教回头看了一眼伫立在监牢内的河童修道士,表情严肃的说。

    成默在雷奥哈德城主和弗兰克神父离开监牢之后,从天花板飘了下来,他走进关押德洛姆女士监牢,此刻她的尸体已经被弗兰克神父抱了出去,监牢里像是什么都发生过一般,安静的令人窒息。

    没有人在乎德洛姆女士的死,也没有人调查德洛姆究竟是怎么死去的,她的死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过是件无足轻重的事情,就连即将被送去献祭的666个女人都无足轻重,更何况一个本来就注定要死的女人。

    成默的视线在监牢里查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太多异样,他扒开干草堆,立刻就看见了一行用鲜血写下的法文小字:“天使大人,恳请您救救安娜。”

    就在这时成默的眼前闪出了任务界面,一行绿色的字快速的滚过:“是否接受德洛姆女巫的请求,拯救安娜,阻止祭典?”

    在“是”和“否”的答案旁边还有一排字幕:“警告!接受任务您将不能再接受教会的抓捕女巫任务,并与教会和选择加入教会阵营的天选者为敌。”

    没有人在乎德洛姆女士的死,也没有人调查德洛姆究竟是怎么死去的,她的死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过是件无足轻重的事情,就连即将被送去献祭的666个女人都无足轻重,更何况一个本来就注定要死的女人。

    成默的视线在监牢里查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太多异样,他扒开干草堆,立刻就看见了一行用鲜血写下的法文小字:“天使大人,恳请您救救安娜。”

    就在这时成默的眼前闪出了任务界面,一行绿色的字快速的滚过:“是否接受德洛姆女巫的请求,拯救安娜,阻止祭典?”

    在“是”和“否”的答案旁边还有一排字幕:“警告!接受任务您将不能再接受教会的抓捕女巫任务,并与教会和选择加入教会阵营的天选者为敌。”6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