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550章 太过无情

小说: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作者:倚天傲雪

    第五五零章太过无情

    见他终于不再犟嘴,崔独眼起身在房中踱起了步,摆出一副教师爷的架子,教诲道:“如今,西、南两门相继被围,水路交通已断,城外的粮秣就运不进来,全城的兵卒,断粮只在顷刻之间……”

    “不收缴民间存粮,难道等着他们哗变吗?”

    崔独眼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轻蔑,“既夺了存粮,不把丁壮编入勇队随时监视,就不怕他们开门迎敌吗?留那些妇孺老弱在城里,是等着她们在这座危城里饿死,还是等着破城的时候一把火被烧死?”

    “话虽如此……”

    孟铁头已没了方才的气势,不过还是习惯性地表示不服,“可城外也不见得有吃的,明贼劳师远征,又能有多少粮食救济百姓?”

    “啧啧啧……”

    崔独眼连连咋舌,用打量怪物一样的眼神盯着他。

    看样子,孟铁头的迂腐劲大出他的意料。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纠结这些?你特么是圣人啊!

    “怎么?”

    他嘴角挂着讥讽,不阴不阳地道,“你不是说,这伙明贼比我官兵仁义吗?”

    “……”

    孟铁头嘴唇翕动,却不知说什么。

    “驱赶百姓出城,哪怕喝粥也要消耗明贼的不少军粮吧?”

    崔独眼撇了撇嘴,冷笑道,“他们再厉害,就算攻下了扬州,一样吃不饱饭,顶天了就止步于这片废墟了……如此庐州可安,中原可安!”

    “这!”

    孟铁头抽了一口凉气,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急声道,“还是要烧城?”

    “为今之计,只有玉石俱焚,”

    崔独眼翻了翻眼,冷冷道,“我等守不住,明贼也休想得了去!”

    “我,我要见军门大人!”

    “军门大人已经不在城中了!”

    “什么?”

    闻听此言,孟铁头一下子呆住了。

    “孟大人,稍安勿躁,”

    崔独眼摆摆手,语气稍稍平和,“军门是两淮的主心骨,困守扬州有何用处?自然是要出去主持大局才是。”

    看着崔独眼不断翕动的嘴唇,孟铁头心里凉了半截,脑子一片空白。

    令他深受打击的是,显然,自己在马提督眼中一点都不重要……

    最近,自己尽心竭力主持新军的编练,俨然已是马提督眼中的红人,没想到,这位上司不言不语的丢下自己就跑了。

    这也未免太过无情了!

    不过,幸而这个崔独眼也在城中,他转而一想。

    这让他的心情多少平复了一些。

    “孟大人不是要死守扬州么?崔某如今就要和你同患难、共生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崔独眼发出一连串古怪的笑声,伸手说道,“来来来,且先与崔某一起用茶……”

    ……

    这边,孟铁头如坠冰窟,另一边,王略正心急如焚。

    此刻,他和程老爷,正在程家的宅子里,与各行会的会首们密议。

    相比之下,这些被通知赴宴的大户更是心乱如麻,存粮被缴不说,还要被困死在城里,连同家人眼看全要蒙难。

    远处不时传来惨叫声,他们知道,那是兵丁们正在抢夺各家各户的粮食。

    很明显,那些升斗小民家中的存粮是聊胜于无,官兵打的,是他们这些大户的主意。

    眼下,局面几近失控,拴住乱兵的那根缰绳已经愈来愈松了,一场全城性的劫难,就在眼前!

    别看大户们平日里为了生意明争暗斗,可事到如今,在这节骨眼上却都肯出力了,毕竟这扬州城,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

    很快,经过商议,大家达成了共识。

    第一,宴会决不能去,不但自己不能去,还要尽可能的通知周边的大户们不要去,去了十之八九有危险,说不定就被一把火烧死在里面。

    第二,几个总甲的壮丁队都要掌握好,决不能让官兵裹挟了去。

    第三,城中各处的水会都要备好器具,一旦起火便立刻出动灭火,壮丁队随行保护。

    第四,抓紧时间,做好同官兵动武的准备。

    另外,在程老爷的提议下,毫不费事地筹集了二万两银子,打算馈赠给城中的漕兵和壮班,确保他们到时能出力卖命,至少不能参与纵火。

    同时,他们准备派人向带队将官校尉们许愿,只要保得扬州城平安交到明军手里,事后大户们另有重谢……

    这时,又有人来报告,说是官兵正驱使东、南几处城门的壮丁队挖开城门,看来,是准备趁夜驱逐百姓出城了。

    “其实城门一挖开,天兵便可趁势入城……只是天色已晚,天兵恐担忧中计,未必愿意理会。”

    “是呀,要是有人能冒死出城联络就好了!”

    有人提议道。

    这提议甚是中肯,然而众大户却面面相觑,无人敢应。

    出城联络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肯出钱,必然有手下愿意冒死出去联络。

    但是,既要取信于明军,必携若干凭据在手,少不得要有书信,可万一落在绿营兵的手里,顷刻便是一场弥天大祸……

    “此事我来办!”

    事到如今,王略只有亮出底牌了,“不瞒诸位,我家账房昨日刚从城外回来,听闻,他见过天兵首领……”

    见有人挺身而出,众大户们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拍胸脯表示:“若有事,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

    王略此时也顾不得计较这些人的真心假意了,匆匆忙忙从程大户宅里辞了出来,带着仆人走小路、钻巷子,专走冷僻的地方,急急往回赶。

    一路上,到处弥漫着惊慌不安的情绪,大街上,不少房屋商铺已经被砸开,不时可见横尸街头的死人,到处是嚎叫和哭喊声……

    王略顾不得那么多,他急急忙忙赶回自己的铺面,账房万寿祺和一班伙计正翘首以盼,见他平安回来,不由得大喜过望。

    万寿祺热泪盈眶,神色愧疚道:“王兄,鞑子兵把咱铺里的米全抢了,我是一粒米都没保住啊!”

    “人平安就好,”

    王略安慰道,“他们人多势众,又有刀枪……米就让他们拿去好了,这帮兵匪,吃不了几天大米了!”

    王略经营的米栈,严格意义上是顾炎武的财产,虽说如此,作为明面上的经营者,一下子丢了那么多大米,他还是很心痛的。

    但此刻不是计较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说着,他吩咐阿全带人到后宅照护家眷,自己和万寿祺一起来到了柜房。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