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TXT下载

第九十五章 影响张励耘一生的事情

小说: 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当入口处传来剧烈的爆炸和无数箭雨的时候,我还在为自己的谨慎而欣喜,然而瞬间倒塌下来的穹顶,则让我立刻陷入了巨大的窘境之中。

    我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虽然并不上来与我交锋。但下手却黑得让人恐惧。

    尼玛居然直接将这个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弄出来的老巢给炸毁了去。

    我到底是得有多遭人恨?

    当那穹顶在一瞬间垮塌下来的时候,我的心中猛然一颤,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即将就要被活埋于此,然而多年在生死边缘拼搏时练就的第六感,终究还是拯救了我。

    我在一瞬间将自己给蜷缩成了一团,与此同时,一直藏身于角落处的小白狐儿也朝着我这边飞奔而来。

    当她冲入我的怀中之时,我让那巨大的蚩尤心脏朝着我罩了过来,将我们给包裹其间。

    这玩意并不能被毁灭,只能够封印,而且它延续了那么多年,此刻应该也能够承受得住这般垮塌下来的巨力。

    想是这般想,然而当穹顶砸落而下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终究还是剧烈颤动了一下。

    我从来没有一刻。如此时那般窒息。

    即便是刚才与龙老雪交手时她使出的万物寂灭,也不会有这种实打实的封闭之感,然而在最开始的撞击之后,我紧张到了极点的心情又瞬间轻松下来。

    果然,我料想的情况与结果并无差错,即便是整个空间洞穴都为之崩塌,我都没有受到半点儿伤害。

    那蚩尤心脏将所有的力量都化解了去,没有传递到我这里一分。

    没死,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几分钟之后,我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已经被埋入了这个鬼地方,周遭坍塌的石头将这空间给挤得满满当当,尽管我并没有被砸死在这里,但是想要出去。短暂的时间内。也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我反倒是将心情给完全放松了下来,不用纠结到底要不要杀将出去,将黄公望、王秋水这一票人给留住。

    我勉力提起精神来,朝着怀中的小白狐儿低声问道:“尾巴妞,你没事吧?”

    将身子蜷缩成一团的小白狐儿刚刚从惊慌的情绪中走出来,勉强笑道:“还行,差一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她说话的时候,还在喘气,显然是有些惊魂未定。

    小白狐儿经历了太多,此刻已经是疲惫不堪,我让她休养精神,不要多说话,而我也在尝试了一会儿之后,不再乱动,安安心心地待在那蚩尤心脏的包裹之下。

    自身难保。就不用考虑太多的事情,我让自己凝神,沉静下来。

    而当我这边稍微一陷入宁静,一股奇妙的感觉就从内心之中浮现出来,紧接着我眼前画面一转,却发现自己竟然在林中奋力向前疾奔。

    一开始我还有些纳闷,随后这才发现,这周遭的一切,其实是分身。

    当本体的意识入定的时候,分身的信息就开始进入了我的感知之中,当明白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并没有立刻收回意识,而是左右一打量,方才发现自己刚刚奔出了那茂密的林子,前方不远处,就是徐家坳。

    身后并无追兵,先前追随分身而来的那些血儡,在龙老雪失去对蚩尤心脏的掌握之后,就已然倒下。

    不过我却并没有任何轻松的情绪,因为我晓得在不远处的山谷之中,有着一帮最为厉害的邪灵高手还在,这些家伙倘若是杀了一个回马枪,事情就变得恐怖了。

    我不但害怕分身被人盯上,而且还担忧在村子里固守待援的布鱼安危。

    想到这里,“我”奋力前行,很快就赶到了徐家坳。

    我并没有光明正大地进村,而是适当地隐匿着身形,免得落入有心人的眼中,不过分身乃碧罗魂珠所化,别的不行,这身形却快捷如影,很快我就赶到了小学附近,找到了看守嫌疑人的布鱼。

    瞧见我之后,布鱼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刚要说话,被我用手势给阻止了。

    布鱼瞧见我脸色十分严肃,赶忙走出房间,靠近前来,低声说道:“老大,怎么了?”

    我指着后山的方向说道:“邪灵右使黄公望在那里,还有一大帮的邪灵高手,正朝这边赶来,赶紧离开,要是给他们盯上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布鱼瞧见我一脸焦急的模样,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来:“老大,不过就是邪灵右使而已,弥勒你都杀了,还怕他干甚?”

    这帮臭小子跟着我许久,多少有些骄纵之气,瞧惯了我一副天塌下来都不在乎的气度,瞧见我此刻的模样,心中多少也有些怀疑。

    我瞧见他有些不相信我的话语,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说道:“你想哪儿去了,我这是分身呢,本体和尾巴妞给他们炸垮了洞穴,埋在里面了,还等着你带人去挖开塌方救人呢。你要是给抓了,我去哪儿找人?”

    布鱼这才恍然大悟,下意识地又打量了我几眼,却还是瞧不出本体和分身,到底有什么差别。

    事实上,在遁世环的气息笼罩下,本体和分身的确瞧不出有什么区别。

    也正因为如此,当初我们迎战小黑天的时候,方才那般困难。

    布鱼听到我和小白狐儿都被困住,顿时就有些慌了,问到底该怎么办。

    我让他别着急,黄公望和王秋水这些人,就像是那雪人儿一般,根本见不得太阳,这边消息泄露,恨不得插翅而飞,我主要担心的,是怕王秋水有放心不下的人,会带着人回来晃荡一下。

    为人谨慎,以防万一,这是我的原则。

    布鱼得到消息,赶忙将几个关押着的重要人物敲晕,然后进行了转移,紧接着与我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在了一个老乡家的牛棚里。

    这牛棚是徐家坳村子的边缘,倘若是被发现了,我们跑也来得及。

    两人这边刚刚安排妥当,便瞧见一队人马,如风一般的速度疾奔而来,在小学那边晃荡了一下,瞧见并无收获,也不留恋,向着村子的东头匆匆而走,不再停留。

    为了防止对方使诈,杀个回马枪,我和布鱼两人在牛棚里又待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敢出来。

    我依旧不露面,一切都有布鱼来协调。

    这个时候,第一批赶过来的有关部门已经陆陆续续到了村子里。

    这些人都是附近乡县的,甚至连我们的编制都不知晓,不过好在随后林?鸣也带队赶到,并且与当地市里的有关部门取得了联系,这才将这些一大群什么都不知晓的不明群众给疏散了去。

    林?鸣到来之后,我把这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给他一一讲述清楚。

    和布鱼一样,当听到“我”只不过是陈志程的分身,而本体则和小白狐儿一起,被压在了坍塌的洞穴之中时,林?鸣同样表现出了诧异万分、难以置信的态度。

    不过他到底有着傅山的传承,也知道我最近几年的修行方向,所以理解起来,倒也没有布鱼那般困难。

    林?鸣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赶紧前往后山去找我,不过却被我给制止住了。

    在力量并没有达到压倒性的优势之时,我们此刻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援兵,因为那儿绝对是邪灵教的重镇之地,黄公望等人仓皇而走,但肯定是有留下人来望风的。

    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一旦有所变故,那问题肯定就变得很大了。

    尽管林?鸣心焦于我和小白狐儿的安危,但是对于我的话,却不敢不听从,只有赶忙催促另一队的张励耘赶来,并且与相关部门协调,申请调用大型的挖掘设备,进行相关的准备工作。

    林?鸣在修行之前,曾经在一个学挖掘机很强的学校里面读过书,所以对于这个,倒也不算陌生。

    匆匆忙忙,一天又一夜,大部队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赶到了,并且立即展开了挖掘工作,经过十二个小时的奋战之后,终于将我和小白狐儿从那碎石堆中给救了出来。

    这通道一被打通,张励耘和林?鸣等人立刻疏散了施工队伍。

    当现场只剩下特勤一组的成员,以及省局派过来的一个协调员的时候,我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

    经过两天一夜煎熬的我,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反而是小白狐儿有些受不了这里浓郁的魔气,最终昏昏沉沉,一直没有怎么清醒。

    我虽然被困在洞里,但是通过分身,我遥控指挥了一切。

    与省局的协调员寒暄过后,我让特勤一组的成员封锁了现场,将所有的尸体和遗迹之物都给分门别类地收敛了起来。

    到了最后,我将张励耘一个人,单独叫到了一个角落里。

    两人站定,张励耘瞧见我一脸的郑重其事,心中忐忑地说道:“老大,到底什么事情,需要瞒着所有人啊?”

    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小七,我可以相信你么?”

    张励耘舔了舔舌头,疑惑地问道:“当然!不过老大,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我揽过他的肩膀,低声说道:“有一件事情,我得交给你去做;但这件事情,有可能会影响你以后的一生……”         
上一章目 录 下一章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